<small id='jp6frhd0'></small><noframes id='sykgewvb'>

      <tbody id='zqu7lqil'></tbody>
  • Navigation menu

    散文

    【原创散文】背影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10 08:59

    夜幕即将降临,一个人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,宁静而且惬意。晚霞的余晖把傍晚的天空渲染的活泼而不喧嚣。这个小巷一半的街道住着老户的居民,一半租给商户做着各种生意。这里有饮食生意,有乐器生意,有服装生意,有纸墨书画生意,还有寿衣、祭品、骨灰盒之类的生意……我漫不经心的走着,左顾右盼的看着。夜色渐渐混沌,路上的行人也渐减少,路灯眨着略显暗淡的光,一切变得更加宁静。我抬头看天,晚霞早已遁去,只留两颗明亮的星,在天空中眨着明亮的眼睛。我喜欢这番宁静,尤其是在繁忙了一天的时候,抑或在心情浮躁的时候,抑或在满腹心事的时候,抑或在有了压力而又无力释怀的时候。这番宁静更显来之不易。在这番宁静中我不由自主的想着自己的心事:自去年妈妈脑梗以来,生活已不能完全自理,因我远离故乡,妈妈住院期间我不曾回去照顾一点,半年多来,我不曾回去看望一次,只寄微不足道的些许钱,而更多的工作都是大妹妹在做。想想爸妈以后的生活,再想想刚成年的儿子,上有老,下有小,心情便变得沉重不能开脱起来。无论多么优美的音乐,无论多么娇艳的花朵,无论多么诱人的美景,也无法拭去心中的阴霾。所以,能够拥有这番宁静,对我来说是多么难得。我尽情的享受着这份宁静母亲散文,尽情吮吸着这份宁静带给我的温馨和惬意。然而,就在这时,一个背影,一个煤黑色背影,彻底打破了我的宁静,他满身的衣服一律的黑,煤黑的短裤,煤黑的T恤。满身的皮肤一律的黑,煤黑的脖颈母亲散文,煤黑的赤膊,煤黑的腿和脚。他大概50岁光景,他吃力的从装着煤球的人力车上搬走一定数量的煤球,向着一家米线店走去,在路灯的照耀下故事,他整个的人更加煤黑。脚步挪移中透着沉重。我想他是否和我一样有着各方的压力,是否和我一样,也想找一处宁静躲避红尘的喧嚣?然而,他又在极力的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,也许,他只有一个想法,尽力挣更多的钱,尽力满足家人的所有需要。所以,直到夜幕降临,他一直在工作,甚至还会更晚,因为,他的一车煤球尚未卖完。我看着他的背影在路灯下三番五次的往返,便默默地祝福他,早点卖完他的煤球,也许他的家人都在翘首以盼,等着他回家,更具体地说,等着他卖掉煤球的钱。继续前行,便是繁华的小吃夜市了。这里和小巷有着鲜明的对比,小巷显得有些古朴和陈旧。而这里,行人更是车水马龙母亲散文,擦肩接踵。还有满街的红灯笼散着红色的光,朦朦胧胧,充满着浪漫和诱惑,各种小吃的混合气味更是诱的路人举步维艰,再加上经营者吆喝着的广告词,有几个人不驻足品味呢?这里更是年轻人的天下,一对对小情侣在离开的时候无不洋溢着满足的情愫。我也有些情不自禁,便买了一杯冰粥,有滋有味的品尝起来,虽不是第一次吃,但每一次吃都有新意。我喜欢它的凉意,凉意可以让人平静,我喜欢它的果脯,果脯的各种的味道会给带给你的感官多姿多彩的感受,我喜欢它的豆子,咀嚼豆子有一种回味无穷的美感。我喜欢它的混合的味道,因为它的混合,让你有一种渗透的缠绵的情绪。而恰恰此时,我全然没了这些味道,我在想,那个背影,那个煤黑的背影是否也会来买一杯冰粥品味呢
    爱情散文 春天的散文 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母亲散文

    <small id='y22ej42f'></small><noframes id='jds6l1av'>

      <tbody id='bqlziebu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13iaofux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alfcdim'>

      <tbody id='ngjxeft2'></tbody>